<nav id="tvy4e"></nav>
<tbody id="tvy4e"></tbody>

    <tbody id="tvy4e"><pre id="tvy4e"></pre></tbody>

    1. <span id="tvy4e"></span>
        1. 手机版 最近更新
          导航: 主页 > 随笔 > 教师随笔 >

          感谢妈妈,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

          更新时间: 2016-10-23 阅读:

            直到很多年后,如果有人问起,我也只能说:“是的,我会弹琴!焙孟裰皇且桓銎胀ǖ募寄,会游泳、会写字、会说英语……

            会弹琴,这听上去并不是一件多么大不了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可惜一开始,妈妈并不是这么想的。

            我生长在大西北沙漠边缘的油田小镇,从爷爷辈的第一代油田人建起它,到所有人在我十来岁时陆陆续续搬离,那里都是相同的模样。小镇自成一个“王国”,我和我所有的同学一样,在小镇医院出生,在小镇中间的幼儿园玩耍,然后从一样的小学读到高中毕业。

            所有人似乎都互相认识。

            “顾老师给她家姑娘买了钢琴”“人家慧子比贝贝小,都开始学琴了”……大概也就是这样的理由,足以支持妈妈做出“一定要让女儿学琴”这个决定。更何况,弹钢琴是多么“高贵”的一件事:“你看电视里,公主们在晚餐后总是坐在客厅的钢琴前面弹琴,穿着精致的大裙子,多美!蹦悄,《茜茜公主》的电影刚刚热播,存留在妈妈内心深处的公主梦,被描绘得倍加诱人,可在那个家里孩子还要为了吃饱饭而打架的年代,这些怎么可能实现呢?

            “我还记得自己上中学时,就为了能摸一下音乐老师那架脚踏的风琴,每节课之前争着抢着要去帮老师抬琴。多按了一下,心中就能幸福好久!”琴键上满溢着妈妈少女时期的梦。

            那年我四岁半,幼儿园肄业,被“夹带”进小学学前班,坐在小课桌前,脚还踩不到地面。妈妈29岁,和爸爸月工资加在一起也就两三美好百元,家里存款两三千,一架钢琴怎么说也要近万元。

            句子迷妈妈说服爸爸,两人开始频繁地坐公共车去银川看琴,直线距离近100公里。那时候柏油路都还没修好,单程近四个小时,道路坑坑洼洼,路两边是连天的戈壁、露天煤矿和零零星星的土坯房。这条路在往后的日子里,我们又走过无数遍。

            “我当年真喜欢那个一万二的苏联进口的钢琴啊,你爸就在旁边劝,说借的钱太多,家里还要存钱买冰箱电视,就太困难了!甭杪杷。

            “我觉得我的琴已经很不错了。德国原厂的产线,晚几年就都国产了,远不如我的呢!背ご蠛笪艺庋参柯杪。

            “嗯……也行吧!

            钢琴搬回家的场景我还记得。春夏之交,窗外的阳光还蒙着春天连绵的沙尘暴过后的黄白色,爸爸和他七八个年轻的朋友轰轰闹闹地把一个巨大的、沉重的、被严严实实包裹的大家具抬上三楼。小小的家里围了很多人,包裹层层打开,黑色的钢琴漆在阳光下明晃晃的,刺人眼睛。

            妈妈像是对着全世界宣布:“贝贝,这是你五岁的生日礼物。你以后要好好学,听见没?”

            “嗯!”

            后来我明白,永远不要轻易答应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事情——即便当时明白又如何,我没有选择的权利。

            随着钢琴搬进家门的,是一些铁律:所有作业必须在下午放学前完成,每晚七点到九点固定练琴两个小时。妈妈会坐在我的旁边,从开始的音阶,到每一首曲子的每一个音符和节拍,全程监督。中途只能上一次厕所,喝水一次,时间严格固定;弹错音会打手。从钢琴进门到我初中毕业,每天最少两小时,几乎全年无休,重大考试、比赛前,练琴时间会尽可能延长。

            十年周而复始,一直到我考完业余十级的考试。许多孩子一路学到五六级就放弃了,他们曾是我妈妈买琴的母亲动力!罢獠还且桓鲂巳ぐ寐!”他们会这样自我安慰,只有妈妈带着我,一路考到我能考的最高级。

            “妈妈,为什么慧子她们都不学了,我还要学?”

            “这是你答应我的。答应的事情就要做到!

            从90年代“学琴潮”开始,城市周末的大街小巷,太多太多的琴童在家长的带领下背着提琴(还好,没看到过背着钢琴的)和琴谱,像是去完成一项特殊的使命。

            不乏如郎朗父亲一样的家长,带着儿子背井离乡,租住在北京的小破房子里,就是为了儿子能在中央音乐学院找“最好的音乐老师”,考音乐学院附小、附中,从此走向“钢琴家”之路。当然,郎朗只是个例。

            “找个好老师,这太重要了!”作为高中老师的妈妈,从来就对此坚信不疑,“海顿教出了莫扎特,莫扎特教出了贝多芬!

            可小镇上会钢琴的成年人,也就是学校的三两个音乐老师,自己都远谈不上专业,怎么教小孩呢?只有去市里。百公里的土路,单程近四个小时。

            银川的钢琴“专业课”每周一次,每次一小时。周日早晨七点整,妈妈拖着我坐上去市里的公交车,为了省钱,只买一个座位,客满的时候就一路抱着我。中午将近十二点到银川南门老汽车站,坐3块钱的人力三轮车,半个多小时到文化街的歌舞团大院,下午四点原路返回,晚上到家早已天黑。

            冬天好冷,常?忌峡瘟,我的手仍像冻坏的胡萝卜,没有那么多时间用来浪费,手指在僵硬的弹奏过程中才慢慢恢复知觉。连钢琴老师都有些不忍,倒杯热水让这对大风里来的母女俩先暖一暖。

            夏天好闷,母女俩昏昏沉沉地挤在公车上,我满身都起了痱子。

            我很羡慕那些住在离老师家不远的市里的孩子,“他们条件真好!”母女俩总是如此感叹。每当拉着妈妈的手走在银川宽阔的马路上,我总是什么都想要——一切都那么好看、那么新鲜,但到头来也什么都没买。妈妈的理由不容置疑:“学费一次50元,还有吃饭、来回车费,我们要把成本控制在一次100元以内!迸级饭穆サ男禄榈晡颐腔崛タ纯词、琴谱和磁带,只有和钢琴相关的,妈妈才会额外通融。

            很多年过去,在某个饭局上,有人说:“你知道以前马家滩有个疯女人,每周带着娃娃去银川学钢琴。简直是疯了!

            我和妈妈听了大笑不止,可是转过身去,我莫名地就想流眼泪。

            因为学琴的成本太高,练琴就需要加倍努力。挨打变得很频繁。后来我还问过爸爸,你为什么从来不进卧室看我弹琴?你不喜欢吗?爸爸故作神秘地悄悄对我说:“太惨了,我实在是看不下去!”

            伴随琴声的欢笑声寥寥无几,似乎这件“高贵”的兴趣爱好无法让任何一个人从中获得“轻松”与“喜乐”。常常伴随着的,是抽泣声和严厉的训斥声,每首曲子想过关都需要巨大付出。我被撕过琴谱,被打红过手,似乎还有几次被拉下琴凳……爸爸偶尔劝两声,但多半都是沉默的,他当然也“救”不了我,我知道。

            有时候,妈妈也会很温柔——巴赫的曲子太难,考级又非要考,我学得太吃力,妈妈也会抱怨:“为什么会有人写出这么复杂又不好听的曲子!绷饺艘桓鲆舴桓鲆舴亍岸痢,好不容易弹顺了,都会觉得如释重负。

            在往后的很多年中,每当有人问我:“你喜欢弹琴吗?”“喜欢”这个答案就只是说给妈妈听的。

            怎么会有小朋友喜欢这件枯燥、乏味又痛苦的事情呢?那时候的我着实难以理解。

            爸爸妈妈不在家的时候,我会被反锁在家里,要完成当天的“任务”。有的时候只是锁一个晚上,寒暑假的时候会是一整个早晨或者下午。虽然寂寞,却是我难得的休闲时间。

            在闭锁的空间里,我弹五分钟琴,转悠五分钟,翻翻童话书,和自己说说话。电视是不敢看的,因为电视机会热;玩具也没什么好玩,拆来拆去不过就是那么几个。

            有那么一两个暑假,也有同学来找我,我没有钥匙出不去,她也进不来,两个小姑娘就坐在地上,隔着房门聊天。我不时看看表,提醒她:“你得回去了,我妈要回来了!

            来外婆家过暑假的表哥们也会来找我,但只是为了拿我爸妈的“小霸王红白机”——他们在门口求我偷出来给他们玩,我爬上卫生间的洗衣机,打开卫生间高高的小窗户,把游戏机盒子艰难地递给窗户外面叠罗汉的两个哥哥,然后羡慕地看着他们离开。

            更多的时候,我只是趴在阳台的窗户上发呆,看着外面偶尔飞过的鸟,和更少的人从家门口像是废墟一样的荒地上经过。沙尘暴吹过的时候,闭上眼睛,我总感觉自己听到了海的浪涛声!吧衬木⊥肪褪谴蠛D!”

            我不止一次闭上眼睛,想象自己住在一栋海边的房子里,穿着公主的纱裙,听见真正的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。

            每一次在亲戚和朋友面前的“表演”,都会出大大小小的差错,我很紧张,我讨厌弹琴给别人听。

            每一次想要在小镇另一头的外婆家和表姐再多玩一分钟,都会被妈妈拉上自行车后座,满含着不舍和泪水离开。

            每一次被钢琴老师指责曲子出错太多或不够熟练时,就像负担了某种沉重的罪名。离开老师家的那一刻,我知道无休止的责骂又要开始了。极少数时候,在课上受到了夸奖,我总是小心翼翼地观察妈妈的表情,如果老师关上门后,妈妈说:“今天还不错,但老师说的其他问题,你还是要注意……”这才代表我真的可以露出轻松的表情了。

            想来,这个过程我们都很辛苦,可哪儿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轻松获得的呢?

            “疯女人带着娃娃去银川学琴”的故事延续了五年,我家终于搬到了银川?脊,妈妈再也认不清愈发复杂的五线谱,我也不再需要她从头盯着我弹到尾。八级的曲子很好听,九级好难,十级我不太有把握……这些问题随着初中青春期的叛逆变得非常模糊。

            忽然有一天,钢琴老师在妈妈数次征询意见之后,明确地说:“这孩子不适合搞钢琴专业!”

            “太让我失望了!我觉得自己过去近十年的重心完全放错了位置!甭杪栉薇韧锵,“女孩子学个艺术,多好!又轻松又温柔!”

            我的手太小,即便付出比正常孩子多达数倍的努力,同样的曲子我依旧弹得非常吃力!靶ぐ畹木哦榷脊徊坏,怎么学专业的?”这是我的“硬伤”。妈妈一直忽略了这一点,最终我偏离了她的规划——上音乐学院附中、考上北京或者上海音乐学院钢琴表演系——那样的话,既不像妈妈学理科那么辛苦,又不像爸爸学文科那么枯燥。

            我在妈妈的失望中“仓皇”地读了高中。不记得从哪一天开始,钢琴课也就这么停了。

            高一时,一次我有机会在全校同学面前弹《悲怆》。下面很吵,所有人几乎都在聊天,对于我的曲子似乎毫无兴趣。我记得自己还化了妆,一直很紧张,感觉每一双眼睛都在批评自己,感觉总有某一个乐句我没有处理好。这种感觉很糟糕。

            事实上,那天难得地没有出错。

            后来的故事大概是这样的——

            “妈妈,我发现学校的钢琴放在什么地方了!竟然在一个阶梯教室里面,晚上偷偷去弹琴,合唱团的师姐问我,要不要来合唱团当钢伴,我想去呢!”

            “妈妈,学校钢琴比赛,我进复赛啦!

            “妈妈,钢琴比赛我被刷掉了……有个师姐弹了肖邦那首特别难的练习曲,好好听!”

            “妈妈,我在教会当了司琴。有人在教堂结婚,我弹了婚礼进行曲!”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“妈妈,公司附近的琴房都好远,我好久没去了!

            “妈妈,我想弹琴!

            在我意识不到的某一年的某一刻,我忽然和以前的生活和解了。

            我无比感激童年的每一首钢琴曲的学习——从维也纳古典乐派到浪漫主义,让我在往后学习文学、艺术、历史中,不断彼此影响和融通;感激童年无数枯燥乏味的练习,让所有的技巧成为我的肢体与记忆不可磨灭的一部分;感激那些独自在家的日子,让我早早地不那么惧怕孤独和别离,并在往后的生活中一直充满浪漫与幻想。

            这种和解,或许也像我当初学琴一样,是无可选择的?刹缓徒庥帜茉跹?我完全没法想象,抛弃了这段童年——或者说几乎是整个童年的全部——我会是什么样子。

            当我如此向妈妈“告白”的时候,她只是说:“小时候管你弹琴管得太严了,我现在都觉得自己好傻。你会不会怪我?”

            大学毕业到北京工作,我租的房子里一直没有钢琴。

            在过去的两年中,我只学会了一两首新曲子,是趁每年回家中秋节的那几天,断断续续学的。旧钢琴一直摆在新家的书房里,上面铺着雪白的蕾丝花布,琴身依旧闪着耀眼的黑色的光芒。

            我最后一次给外婆弹琴是大一的暑假,我弹了德彪西的《月光》,外婆说:“真好听,好温柔!”那时候她正饱受癌症的煎熬。

            我忘记最后一次弹琴给爸爸听是什么时候,大概去香港读书前,和他在厨房做饭的时候,我忽然跑回书房弹了我新学的曲子。厨房开着油烟机,我想他未必能听得到。

            写这篇文章之前,我视频“采访”了妈妈,母女俩还没讲多久,眼泪就流了下来,这是我自己不管怎样都没法解释和安抚的情绪。

            我快29岁了。如果我有一个女儿,我想自己未必能有勇气和毅力像妈妈这样,付出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十年,日复一日地为女儿的一个“兴趣”辛苦奔波。

            在视频里我数次想对她说:这么多年过去,我明白,自己最终收获的,远比曾经付出的多。感谢妈妈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。

            话刚到嘴边,我就哽咽了。(文/沈泽清)

      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乐享阅读!

          摘抄美文
          美文 随笔 经典美文 感悟 阳光明媚 文章阅读 知耻而后勇 哲理 门泊东吴万里船 醉卧沙场君莫笑 小时不识月 心情随笔 空间文 爱上你我很快乐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
          <nav id="tvy4e"></nav>
          <tbody id="tvy4e"></tbody>

            <tbody id="tvy4e"><pre id="tvy4e"></pre></tbody>

            1. <span id="tvy4e"></span>
                1. 吉彩网吉彩网网址 辽源 | 大连 | 石狮 | 黔东南 | 汉中 | 滕州 | 吐鲁番 | 乌兰察布 | 曹县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塔城 | 自贡 | 喀什 | 瑞安 | 舟山 | 偃师 | 克拉玛依 | 大同 | 铜陵 | 张掖 | 济南 | 洛阳 | 长葛 | 黔南 | 屯昌 | 图木舒克 | 青州 | 龙岩 | 巴彦淖尔市 | 五家渠 | 基隆 | 吐鲁番 | 武夷山 | 运城 | 新乡 | 鹰潭 | 海宁 | 恩施 | 内江 | 石河子 | 长兴 | 宁德 | 柳州 | 屯昌 | 马鞍山 | 玉林 | 鹤岗 | 茂名 | 湛江 | 招远 | 辽阳 | 龙岩 | 陵水 | 宁夏银川 | 湖南长沙 | 山西太原 | 眉山 | 嘉兴 | 宜都 | 海宁 | 盘锦 | 通辽 | 赣州 | 郴州 | 晋中 | 台山 | 乳山 | 珠海 | 衢州 | 海宁 | 张北 | 丹阳 | 日照 | 保定 | 许昌 | 葫芦岛 | 景德镇 | 岳阳 | 玉环 | 株洲 | 乳山 | 益阳 | 新乡 | 菏泽 | 喀什 | 洛阳 | 简阳 | 大庆 | 神农架 | 白银 | 蚌埠 | 赵县 | 鹤岗 | 澄迈 | 赵县 | 巴中 | 三沙 | 连云港 | 单县 | 滨州 | 启东 | 雅安 | 朔州 | 济源 | 赣州 | 绵阳 | 邹城 | 慈溪 | 仁怀 | 海拉尔 | 招远 | 商丘 | 明港 | 武夷山 | 常州 | 枣阳 | 南充 | 咸宁 | 抚顺 | 株洲 | 大同 | 宣城 | 盐城 | 通辽 | 兴安盟 | 衡水 | 新余 | 聊城 | 威海 | 石河子 | 云南昆明 | 江苏苏州 | 武安 | 锦州 | 宁德 | 安岳 | 澳门澳门 | 沧州 | 崇左 | 阿克苏 | 郴州 | 绍兴 | 惠州 | 六盘水 | 定州 | 攀枝花 | 醴陵 | 图木舒克 | 盘锦 | 阿勒泰 | 包头 | 黑龙江哈尔滨 | 泰安 | 博罗 | 平凉 | 招远 | 攀枝花 | 丽江 | 三门峡 | 泗洪 | 张家口 | 张家界 | 甘孜 | 台南 | 晋城 | 钦州 | 宜都 | 蚌埠 | 龙口 | 余姚 | 广饶 | 马鞍山 | 宝应县 | 那曲 | 宁波 | 阿勒泰 | 淄博 | 明港 | 龙岩 | 滁州 | 乐山 | 甘南 | 昌吉 | 喀什 | 衢州 | 长兴 | 兴安盟 | 珠海 | 三亚 | 六盘水 | 毕节 | 商洛 | 晋中 | 昌都 | 揭阳 | 新沂 | 灌南 | 江苏苏州 | 湖南长沙 | 诸城 | 万宁 | 湖南长沙 | 恩施 | 黄山 | 保定 | 巴彦淖尔市 | 广西南宁 | 东莞 | 龙口 | 神木 | 广元 | 包头 | 寿光 | 黑河 | 白山 | 三明 | 西藏拉萨 | 邵阳 | 正定 | 鄂尔多斯 | 玉溪 | 和县 | 绍兴 | 图木舒克 | 澄迈 | 宁夏银川 | 大丰 | 天长 | 邹城 | 安徽合肥 | 邹城 | 包头 | 甘孜 | 改则 | 澄迈 | 平潭 | 雄安新区 | 三门峡 | 南平 | 大兴安岭 | 福建福州 | 湘西 | 如东 | 鹤岗 | 锦州 | 塔城 | 南平 | 五指山 | 顺德 | 五指山 | 东莞 | 瓦房店 | 永康 | 南安 | 安岳 | 桂林 | 平顶山 | 保亭 | 靖江 | 淮南 | 毕节 | 平凉 | 醴陵 | 承德 | 顺德 | 乌兰察布 | 山南 | 五指山 | 洛阳 | 和县 | 台南 | 宿州 | 东营 | 三河 | 长葛 | 株洲 | 临汾 | 宿州 | 阳江 | 绥化 | 达州 | 庄河 | 乳山 | 定安 | 巴中 | 商洛 | 赵县 | 凉山 | 克孜勒苏 | 灌云 | 福建福州 | 眉山 | 龙口 | 黑龙江哈尔滨 | 乐平 | 梅州 | 哈密 | 株洲 | 馆陶 | 南平 | 十堰 | 金昌 | 烟台 | 徐州 | 阿里 | 温岭 | 攀枝花 | 台中 | 丽江 | 潜江 | 朝阳 | 仁怀 | 荣成 | 临猗 | 禹州 | 克孜勒苏 | 天长 | 雄安新区 | 永州 | 甘南 | 邳州 | 保定 | 巴音郭楞 | 包头 | 伊犁 | 海南 | 承德 | 镇江 | 襄阳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亳州 | 偃师 | 象山 | 内江 | 琼海 | 澄迈 | 佳木斯 | 吉林 | 海北 | 南京 | 澳门澳门 | 玉林 | 保定 | 恩施 | 信阳 | 长垣 | 资阳 | 云南昆明 | 苍南 | 鸡西 | 通辽 | 克孜勒苏 | 昆山 | 七台河 | 黄石 | 葫芦岛 | 任丘 | 赵县 | 涿州 | 章丘 | 邵阳 | 诸城 | 东莞 | 东莞 | 沭阳 | 资阳 | 百色 | 吕梁 | 辽宁沈阳 | 陕西西安 | 保定 | 锡林郭勒 | 吉林 | 中卫 | 石河子 | 清徐 | 澳门澳门 | 菏泽 | 鹤岗 | 澳门澳门 | 阿拉尔 | 扬中 | 珠海 | 燕郊 | 山西太原 | 鞍山 | 河池 | 南京 | 三沙 | 莱芜 | 瓦房店 | 随州 | 琼中 | 靖江 | 湛江 | 襄阳 | 桓台 | 绍兴 | 绵阳 | 神农架 | 诸暨 | 灌南 | 运城 | 大兴安岭 | 白城 | 保亭 | 通辽 | 石嘴山 | 和县 | 广安 | 琼海 | 垦利 | 德阳 | 晋江 | 普洱 | 乐平 | 芜湖 | 济源 | 莱芜 | 文昌 | 枣庄 | 天门 | 绥化 | 宜昌 | 新泰 | 来宾 | 铜陵 | 普洱 | 肇庆 | 洛阳 | 沛县 | 万宁 | 扬中 | 景德镇 | 浙江杭州 | 长兴 | 雅安 | 辽源 | 贵州贵阳 | 江门 | 阜新 | 溧阳 | 六盘水 | 仁怀 | 潜江 | 青州 | 那曲 | 龙岩 | 莱芜 | 崇左 | 荆州 | 台湾台湾 | 德州 | 宁波 | 海拉尔 | 鹤岗 | 承德 | 项城 | 淄博 | 乐山 | 阜阳 | 阳泉 | 江门 | 佛山 | 苍南 | 平顶山 | 迁安市 | 黑河 | 六盘水 | 海南 | 瓦房店 | 琼海 | 喀什 | 那曲 | 张北 | 天门 | 来宾 | 本溪 | 济南 | 丹东 | 大同 | 宝鸡 | 吉林 | 宿迁 | 邹城 | 安岳 | 鄂州 | 清徐 | 临猗 | 神木 | 寿光 | 黑河 | 乐山 | 扬中 | 濮阳 | 上饶 | 灌云 | 阳江 | 鞍山 | 三明 | 吐鲁番 | 钦州 | 株洲 | 肥城 | 茂名 | 金昌 | 黄石 | 本溪 | 诸暨 | 日喀则 | 白银 | 偃师 | 伊犁 | 泗阳 | 武夷山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张家口 | 慈溪 | 惠东 | 湘潭 | 南充 | 金昌 | 吉林长春 | 德宏 | 靖江 | 任丘 | 丽水 | 周口 | 郴州 | 宿州 | 固原 | 雅安 | 延边 | 辽宁沈阳 | 晋城 | 韶关 | 萍乡 | 乐山 | 临沧 | 包头 | 梧州 | 泸州 | 铜陵 | 义乌 | 池州 | 宁国 | 毕节 | 济源 | 抚州 | 内江 | 张家口 | 克孜勒苏 | 德阳 | 镇江 | 咸阳 | 九江 | 大兴安岭 | 甘南 | 义乌 | 宜春 | 江西南昌 | 万宁 | 大兴安岭 | 日土 | 保山 | 铜陵 | 双鸭山 | 赤峰 | 淮北 | 安岳 | 青海西宁 | 乌兰察布 | 襄阳 | 金华 | 阿克苏 | 宿州 | 新余 | 白城 | 泰安 | 普洱 | 洛阳 | 来宾 | 连云港 | 诸城 | 阿克苏 | 三沙 | 定安 | 河池 | 临猗 | 湖北武汉 | 吕梁 | 梧州 | 桂林 | 吉林长春 | 潮州 | 大同 | 临沧 | 涿州 | 三河 | 大兴安岭 | 齐齐哈尔 | 芜湖 | 通辽 | 连云港 | 潜江 | 宿迁 | 佛山 | 云浮 | 锡林郭勒 | 济宁 | 高雄 | 商丘 | 曹县 | 扬州 | 德州 | 文山 | 海丰 | 铜川 | 南安 | 洛阳 | 大庆 | 湖南长沙 | 来宾 | 蓬莱 | 神农架 | 上饶 | 桂林 | 鞍山 | 常州 | 黑龙江哈尔滨 | 庆阳 | 延边 | 淄博 | 武夷山 | 昌吉 | 包头 | 巢湖 | 大丰 | 德州 | 通辽 | 玉树 | 义乌 | 馆陶 | 公主岭 | 如皋 | 诸暨 | 启东 | 诸暨 | 通辽 | 三门峡 | 吉林 | 本溪 | 荆州 | 抚顺 | 惠东 | 湖州 | 扬州 | 宜昌 | 瓦房店 | 荣成 | 常德 | 固原 | 伊犁 | 济源 | 广元 | 渭南 | 聊城 | 青州 | 洛阳 | 昌吉 | 邹平 | 德宏 | 西双版纳 | 台山 | 武安 | 靖江 | 绵阳 | 寿光 | 安徽合肥 | 德清 | 河池 | 和县 | 海拉尔 | 廊坊 | 景德镇 | 固原 | 临海 | 乌兰察布 | 双鸭山 | 保山 | 海门 | 东营 | 阳春 | 德清 | 天长 | 青州 | 广西南宁 | 遂宁 | 湘潭 | 瓦房店 | 陕西西安 | 建湖 | 金坛 | 甘孜 | 巴中 | 五家渠 | 甘肃兰州 | 诸城 | 阳春 | 武安 | 清远 | 株洲 | 临沧 | 大庆 | 霍邱 | 宿州 | 吉林长春 | 瑞安 | 淄博 | 济源 | 常德 | 广州 | 洛阳 | 内江 | 金华 | 鄂州 | 绵阳 | 霍邱 | 德阳 | 丹阳 | 曹县 | 海拉尔 | 泰安 | 三亚 | 锡林郭勒 | 大连 | 西藏拉萨 | 正定 | 黄南 | 葫芦岛 | 安徽合肥 | 九江 | 石嘴山 | 唐山 | 哈密 | 永州 | 广饶 | 如皋 | 曲靖 | 新泰 | 邹城 | 惠东 | 肇庆 | 定安 | 海丰 | 鄂州 | 天门 | 陕西西安 | 嘉善 | 东海 | 芜湖 | 牡丹江 | 广汉 | 安吉 | 喀什 | 济南 | 包头 | 庆阳 | 濮阳 | 酒泉 | 浙江杭州 | 海安 | 灵宝 | 江西南昌 | 湘西 | 陵水 | 澳门澳门 | 湖北武汉 | 天门 | 吉林 | 琼海 | 连云港 | 桓台 | 锡林郭勒 | 山南 | 黄山 | 曲靖 | 西双版纳 | 烟台 | 毕节 | 博尔塔拉 | 渭南 | 广汉 | 无锡 | 营口 | 宜都 | 巴中 | 乐平 | 大同 | 湖州 | 河池 | 海安 | 雅安 | 那曲 | 安岳 | 海东 | 临汾 | 长垣 | 灌云 | 吐鲁番 | 咸宁 | 桓台 | 灌南 | 新余 | 邳州 | 靖江 | 温州 | 萍乡 | 鄂州 | 永州 | 桂林 | 株洲 | 赣州 | 黔南 | 安吉 | 红河 | 湖北武汉 | 聊城 | 简阳 | 黔东南 | 石嘴山 | 株洲 | 防城港 | 铜陵 | 长垣 | 泰州 | 安阳 | 南安 | 铁岭 | 图木舒克 | 林芝 | 贵港 | 湖州 | 白城 | 汕尾 | 衡水 | 佳木斯 | 溧阳 | 陕西西安 | 河池 | 安康 | 牡丹江 | 南京 | 如皋 | 韶关 | 昆山 | 滨州 | 克拉玛依 | 瑞安 | 三亚 | 黄山 | 呼伦贝尔 | 泗洪 | 扬中 | 桓台 | 东台 | 湛江 | 辽阳 | 东台 | 宜昌 | 张家界 | 黔南 | 慈溪 | 桓台 | 防城港 | 龙口 | 海拉尔 | 包头 | 鞍山 | 云南昆明 | 洛阳 | 西藏拉萨 | 海南海口 | 玉环 | 邹平 | 临沂 | 绍兴 | 顺德 | 溧阳 | 毕节 | 巴彦淖尔市 | 儋州 | 伊春 | 肥城 | 大同 | 普洱 | 溧阳 | 阿拉善盟 | 肇庆 | 台湾台湾 | 库尔勒 | 泸州 | 齐齐哈尔 | 那曲 | 德阳 | 临夏 | 厦门 | 锡林郭勒 | 河池 | 昌吉 | 宜春 | 承德 | 永康 | 东营 | 西双版纳 | 曲靖 | 高雄 | 景德镇 | 常州 | 寿光 | 凉山 | 兴化 | 宜春 | 邵阳 | 衡水 | 天水 | 晋城 | 泗洪 | 瓦房店 | 阿勒泰 | 吴忠 | 厦门 | 单县 | 沛县 | 大兴安岭 | 平顶山 | 澳门澳门 | 沛县 | 湖北武汉 | 宜春 | 龙岩 | 承德 | 赣州 | 黑河 | 烟台 | 德州 | 克孜勒苏 | 毕节 | 禹州 | 潍坊 | 果洛 | 阿勒泰 | 珠海 | 福建福州 | 淮安 | 昆山 | 桂林 | 芜湖 | 三明 | 姜堰 | 江苏苏州 | 乌兰察布 | 庆阳 | 朝阳 | 浙江杭州 | 广元 | 铜仁 | 绵阳 | 深圳 | 永州 | 朝阳 | 巴彦淖尔市 | 衢州 | 东台 | 宣城 | 玉树 | 湖南长沙 | 甘肃兰州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宜春 | 禹州 | 鄂州 | 贵港 | 三门峡 | 儋州 | 东海 | 宜都 | 诸城 | 益阳 | 葫芦岛 | 仙桃 | 宜都 | 枣庄 | 潮州 | 克拉玛依 | 台湾台湾 | 海北 | 沭阳 | 衡阳 | 莱州 | 攀枝花 | 东方 | 汉中 | 贵州贵阳 | 金昌 | 晋江 | 烟台 | 喀什 | 金华 | 安顺 | 东阳 | 吴忠 | 文昌 | 邢台 | 安阳 | 十堰 | 运城 | 崇左 | 仁怀 | 大同 | 阜阳 | 沛县 | 吴忠 | 文昌 | 海拉尔 | 江苏苏州 | 昌吉 | 济宁 | 陇南 | 陇南 | 丽江 | 百色 | 眉山 | 广西南宁 | 五家渠 | 义乌 | 大连 | 通辽 | 日喀则 | 张北 | 丽水 | 寿光 | 陇南 | 娄底 | 江西南昌 | 任丘 | 德清 | 通辽 | 塔城 | 南充 | 平顶山 | 陕西西安 | 曹县 | 新疆乌鲁木齐 | 灵宝 | 安阳 | 如东 | 伊犁 | 乳山 | 吉林长春 | 玉溪 | 巢湖 | 平凉 | 贵州贵阳 | 安岳 | 黑河 | 陵水 | 台中 | 赵县 | 楚雄 | 自贡 | 怀化 | 河池 | 焦作 | 天长 | 梅州 | 丽江 | 塔城 | 平顶山 | 白城 |